1. CoinON首页
  2. 新闻
  3. 头条

资金盘盯上了短视频:数十个“火牛”平台横空出世,号称“每月躺赚500”

年化收益3000%?1个月就跑路。

APP

文 | 棘轮 比萨

短视频,已经成为了币圈资金盘的最新概念。

最近,一个名为妙音短视频的资金盘横空出世,其宣传语就是“刷视频就能赚钱”“每月免费收益500块”。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来,至少出现了数十个短视频资金盘平台。“疫情期间,在家刷短视频赚钱”,也成为了许多资金盘的宣传口号。

然而,刷短视频赚钱,注定只是一场骗局。所有玩家都难逃操盘手的收割。

01 资金盘

“5G+区块链+短视频+网红直播+视频电商+媒体商业广告+视频网购”——近期,一个主打概念多到令人咂舌的资金盘横空出世。

它叫妙音短视频,是一个APP

“妙音短视频由韩国MBC媒体和国内黑镜科技公司联合打造,是一款区块链赚钱短视频直播平台。”一位妙音推广玩家对一本区块链表示,“项目刚出一秒,早上车早吃肉。”

APP

妙音短视频APP推广图

妙音与抖音仅一字之差,同样主打短视频,但核心玩法完全不同。抖音的Slogan是“记录美好生活”,而妙音的Slogan则是“每月躺赚500”。

不难看出,赚钱,才是妙音的核心玩法。

“妙音的玩法,其实与趣步类似,只是把走路赚钱换成了看视频、发视频赚钱。”资深资金盘玩家阿东告诉一本区块链。

玩家注册妙音短视频APP,完成实名认证后,就可以获得一个“一级任务包”。任务开始后,玩家需要每天观看20秒视频,30天后就能获得15个“妙豆”。

官方资料称,妙豆是妙音短视频平台上的数字资产。它基于区块链技术发行,数量为1亿枚,定期销毁,永不增发。

在妙音平台,妙豆可以自由买卖,玩家只要卖出妙豆,就可以套现离场。而妙音赚钱的核心,就是赚取更多妙豆。

靠刷视频赚妙豆,太慢了,想要快速赚取妙豆,就要在平台上买妙豆,再用妙豆兑换任务包。一个月后,任务包到期,就能收获更多妙豆。

在妙音平台,任务包被划分为多个等级。以最高等级的任务包“九五至尊”为例,用户充值20000个妙豆,30天后可以获得27600个妙豆,年化收益率高达456%。

这完全就是资金盘的标准玩法。

一本区块链发现,目前,妙音已经出现了妙豆黑市,一个妙豆的价格在7-12元左右。

除了直接在黑市上买妙豆,玩家拉人头也能获得妙豆。每邀请到一个新用户完成实名认证,就能获得0.5个妙豆。

为此,妙音APP还上线了“妙音明星榜”模块。与大多数短视频平台不同,妙音明星榜的排名依据不是播放量、点赞数或是粉丝数,而是直推人数。

排行榜显示,截至4月7日,排名第一的“梦婷姐姐”已经直推了1359人。按黑市妙豆价格计算,仅靠直推下线,“梦婷姐姐”就已经获利近7000元。

APP

妙音APP上的明星榜

02 短视频概念

“短视频是现在盘圈最火爆的概念。从去年年底到现在,盘圈至少出现了几十个短视频资金盘。”阿东告诉一本区块链,“特别是疫情爆发后,短视频已经成为盘圈风口。”

一本区块链注意到,仅在近期,盘圈就出现了多个打着区块链、短视频等概念的项目,如福音短视频、慈音短视频、蚂蚁短视频等等。

短视频为何成为盘圈热炒的概念?

短视频行业的火爆,可能是一大原因。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有望达到7.22亿,市场规模有望达到380亿元。

“资金盘项目蹭热点时,大多会选择已经形成一定影响力的热点概念。例如,2017年年末,币市大涨,资金盘开始在币圈泛滥。”阿东说,“同理,2019年最火的概念是5G和短视频。因此,2020年的盘圈肯定也会炒作这两大概念。”

短视频资金盘火爆的另一大原因,与疫情有关。

疫情让许多玩家不能外出,短视频成了他们的一大消遣方式。妙音短视频的推广文案就有这样的描述:“刷刷短视频,不仅能度过无聊的时光,还能赚钱。”

有资金盘盯上了短视频刷量的噱头,开始以这一模式包装自己。

例如,一个名为明日之星的平台,就打着为短视频刷量、点赞的旗号,做起了资金盘生意。

比如说,玩家可以花1888元购买一张这个平台“有效期一年”的“钻石卡”,此后每天做任务,就可以获得65-100元的收益。拉下线还有额外奖励。

APP

“这类项目的宣传资料,大多称可以在15-30天内让玩家回本,年化收益就是1000%-3000%。但事实上,它们大多会在1个月左右的时间里跑路。”阿东表示,“这不算典型资金盘,而是直接的诈骗。”

尽管资金盘蹭上了短视频的新概念,但一些盘圈玩家并不看好这种模式。

阿东指出,相比传统资金盘,短视频资金盘的运营成本更高。例如,短视频APP的开发成本更高。为了播放短视频,操盘手还要持续为服务器、带宽付费。“操盘手的成本越高,跑路也就越快。”

事实上,已经有短视频资金盘疑似跑路。

近期,有玩家向一本区块链爆料称,一个名为秘乐短视频的资金盘项目,已经“软跑路”。

它的模式,与妙音短视频几乎完全一致。

妙音平台的妙豆,在秘乐上名为“秘豆”。玩家爆料称,秘乐操盘手每天都在平台上抛售价值20万的秘豆,这导致许多玩家根本卖不出秘豆,无法套现。

“钱都让操盘手赚走了,我们的钱全被套牢,和跑路没什么区别了。”这位玩家说道。

03 伪模式

事实上,以“短视频+区块链”作噱头的资金盘早已有之。2018年7月,火牛视频就以此收割了众多用户。

火牛视频号称自己具备“YouTube+抖音+区块链”的模式,提出了“打赏即挖矿”的模式,玩家发视频、打赏、点赞、评论、转发等,都可以获得分红。除此之外,玩家还可以通过充值直接分红。

最疯狂时,火牛玩家的投资可以三天回本,六天翻番。在利益面前,玩家们纷纷开始豪赌,甚至有人贷款入场,为火牛投资百万。

然而,在分红达到顶峰后,火牛宣布将分红比例降低至千分之一,投资者的回本周期也从3天变成了27年。

火牛自此软跑路,玩家资产一夜归零。直至今日,仍然有人为此维权。

在许多从业者看来,“短视频+区块链”就是一个伪命题。短视频平台最看重的是内容与流量两大指标,但区块链对二者并无帮助。

在妙音等资金盘项目上,玩家的获利方式也不是靠优质内容带来的流量变现,而是靠所谓的“做任务”,比如看视频、转发朋友圈。

因此,许多玩家并不会关注视频本身,而只是一味地刷视频、点赞、拉人头。“我加了一个300多人的妙音群,里面讨论的都是怎么快速拉人头,没人关心妙音上发了什么内容。”一位妙音玩家告诉一本区块链。

许多玩家,更是直接将这些短视频平台当作传销平台。

“如果一个平台的用户利润来源,不是靠项目自身创造的价值,而是靠后面加入的人来贡献的,就基本可以判断其为传销。”万商天勤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烽告诉一本区块链。

以此标准,近期崛起的大量短视频项目,都是在做传销,业务模式很难持续,跑路风险极高。

一本区块链还注意到,妙音等平台几乎没有原创类的视频,许多视频甚至还带有电视台的水印。

“短视频资金盘上的视频,基本只有两类,一类是搬运的盗版视频,另一类是玩家为了完成任务随意录制的视频,如黑屏画面等。”阿东说。

靠搬运他人视频获利,显然是违法的。“如果这种行为侵犯了知识产权,原作者将有权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张烽说。

有趣的是,近期,许多网赚玩家和羊毛党也杀入了短视频资金盘平台。

他们的手机上大多安装了几十个短视频APP,却从不充值,刷完一家平台,就会前往下一个平台,周而复始。这些网赚玩家的涌入,也加剧了资金盘的崩盘速度。

“雪崩时,一半的雪花不觉得自己有罪,另一半则在勇闯天涯。”一位玩家这样调侃短视频资金盘中的投机客与羊毛党。

APP

疫情期间,刷短视频成为了很多人消遣无聊时光的方式。

而资金盘的操盘手们,凭借着敏锐的嗅觉,将镰刀挥向这一领域。

凭什么刷短视频就能躺赚?玩家终将发现,这不过又是一场收割本金的残酷游戏。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资金盘盯上了短视频:数十个“火牛”平台横空出世,号称“每月躺赚500”

2020-04-09 14:36:07

APP

文 | 棘轮 比萨

短视频,已经成为了币圈资金盘的最新概念。

最近,一个名为妙音短视频的资金盘横空出世,其宣传语就是“刷视频就能赚钱”“每月免费收益500块”。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来,至少出现了数十个短视频资金盘平台。“疫情期间,在家刷短视频赚钱”,也成为了许多资金盘的宣传口号。

然而,刷短视频赚钱,注定只是一场骗局。所有玩家都难逃操盘手的收割。

01 资金盘

“5G+区块链+短视频+网红直播+视频电商+媒体商业广告+视频网购”——近期,一个主打概念多到令人咂舌的资金盘横空出世。

它叫妙音短视频,是一个APP

“妙音短视频由韩国MBC媒体和国内黑镜科技公司联合打造,是一款区块链赚钱短视频直播平台。”一位妙音推广玩家对一本区块链表示,“项目刚出一秒,早上车早吃肉。”

APP

妙音短视频APP推广图

妙音与抖音仅一字之差,同样主打短视频,但核心玩法完全不同。抖音的Slogan是“记录美好生活”,而妙音的Slogan则是“每月躺赚500”。

不难看出,赚钱,才是妙音的核心玩法。

“妙音的玩法,其实与趣步类似,只是把走路赚钱换成了看视频、发视频赚钱。”资深资金盘玩家阿东告诉一本区块链。

玩家注册妙音短视频APP,完成实名认证后,就可以获得一个“一级任务包”。任务开始后,玩家需要每天观看20秒视频,30天后就能获得15个“妙豆”。

官方资料称,妙豆是妙音短视频平台上的数字资产。它基于区块链技术发行,数量为1亿枚,定期销毁,永不增发。

在妙音平台,妙豆可以自由买卖,玩家只要卖出妙豆,就可以套现离场。而妙音赚钱的核心,就是赚取更多妙豆。

靠刷视频赚妙豆,太慢了,想要快速赚取妙豆,就要在平台上买妙豆,再用妙豆兑换任务包。一个月后,任务包到期,就能收获更多妙豆。

在妙音平台,任务包被划分为多个等级。以最高等级的任务包“九五至尊”为例,用户充值20000个妙豆,30天后可以获得27600个妙豆,年化收益率高达456%。

这完全就是资金盘的标准玩法。

一本区块链发现,目前,妙音已经出现了妙豆黑市,一个妙豆的价格在7-12元左右。

除了直接在黑市上买妙豆,玩家拉人头也能获得妙豆。每邀请到一个新用户完成实名认证,就能获得0.5个妙豆。

为此,妙音APP还上线了“妙音明星榜”模块。与大多数短视频平台不同,妙音明星榜的排名依据不是播放量、点赞数或是粉丝数,而是直推人数。

排行榜显示,截至4月7日,排名第一的“梦婷姐姐”已经直推了1359人。按黑市妙豆价格计算,仅靠直推下线,“梦婷姐姐”就已经获利近7000元。

APP

妙音APP上的明星榜

02 短视频概念

“短视频是现在盘圈最火爆的概念。从去年年底到现在,盘圈至少出现了几十个短视频资金盘。”阿东告诉一本区块链,“特别是疫情爆发后,短视频已经成为盘圈风口。”

一本区块链注意到,仅在近期,盘圈就出现了多个打着区块链、短视频等概念的项目,如福音短视频、慈音短视频、蚂蚁短视频等等。

短视频为何成为盘圈热炒的概念?

短视频行业的火爆,可能是一大原因。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有望达到7.22亿,市场规模有望达到380亿元。

“资金盘项目蹭热点时,大多会选择已经形成一定影响力的热点概念。例如,2017年年末,币市大涨,资金盘开始在币圈泛滥。”阿东说,“同理,2019年最火的概念是5G和短视频。因此,2020年的盘圈肯定也会炒作这两大概念。”

短视频资金盘火爆的另一大原因,与疫情有关。

疫情让许多玩家不能外出,短视频成了他们的一大消遣方式。妙音短视频的推广文案就有这样的描述:“刷刷短视频,不仅能度过无聊的时光,还能赚钱。”

有资金盘盯上了短视频刷量的噱头,开始以这一模式包装自己。

例如,一个名为明日之星的平台,就打着为短视频刷量、点赞的旗号,做起了资金盘生意。

比如说,玩家可以花1888元购买一张这个平台“有效期一年”的“钻石卡”,此后每天做任务,就可以获得65-100元的收益。拉下线还有额外奖励。

APP

“这类项目的宣传资料,大多称可以在15-30天内让玩家回本,年化收益就是1000%-3000%。但事实上,它们大多会在1个月左右的时间里跑路。”阿东表示,“这不算典型资金盘,而是直接的诈骗。”

尽管资金盘蹭上了短视频的新概念,但一些盘圈玩家并不看好这种模式。

阿东指出,相比传统资金盘,短视频资金盘的运营成本更高。例如,短视频APP的开发成本更高。为了播放短视频,操盘手还要持续为服务器、带宽付费。“操盘手的成本越高,跑路也就越快。”

事实上,已经有短视频资金盘疑似跑路。

近期,有玩家向一本区块链爆料称,一个名为秘乐短视频的资金盘项目,已经“软跑路”。

它的模式,与妙音短视频几乎完全一致。

妙音平台的妙豆,在秘乐上名为“秘豆”。玩家爆料称,秘乐操盘手每天都在平台上抛售价值20万的秘豆,这导致许多玩家根本卖不出秘豆,无法套现。

“钱都让操盘手赚走了,我们的钱全被套牢,和跑路没什么区别了。”这位玩家说道。

03 伪模式

事实上,以“短视频+区块链”作噱头的资金盘早已有之。2018年7月,火牛视频就以此收割了众多用户。

火牛视频号称自己具备“YouTube+抖音+区块链”的模式,提出了“打赏即挖矿”的模式,玩家发视频、打赏、点赞、评论、转发等,都可以获得分红。除此之外,玩家还可以通过充值直接分红。

最疯狂时,火牛玩家的投资可以三天回本,六天翻番。在利益面前,玩家们纷纷开始豪赌,甚至有人贷款入场,为火牛投资百万。

然而,在分红达到顶峰后,火牛宣布将分红比例降低至千分之一,投资者的回本周期也从3天变成了27年。

火牛自此软跑路,玩家资产一夜归零。直至今日,仍然有人为此维权。

在许多从业者看来,“短视频+区块链”就是一个伪命题。短视频平台最看重的是内容与流量两大指标,但区块链对二者并无帮助。

在妙音等资金盘项目上,玩家的获利方式也不是靠优质内容带来的流量变现,而是靠所谓的“做任务”,比如看视频、转发朋友圈。

因此,许多玩家并不会关注视频本身,而只是一味地刷视频、点赞、拉人头。“我加了一个300多人的妙音群,里面讨论的都是怎么快速拉人头,没人关心妙音上发了什么内容。”一位妙音玩家告诉一本区块链。

许多玩家,更是直接将这些短视频平台当作传销平台。

“如果一个平台的用户利润来源,不是靠项目自身创造的价值,而是靠后面加入的人来贡献的,就基本可以判断其为传销。”万商天勤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烽告诉一本区块链。

以此标准,近期崛起的大量短视频项目,都是在做传销,业务模式很难持续,跑路风险极高。

一本区块链还注意到,妙音等平台几乎没有原创类的视频,许多视频甚至还带有电视台的水印。

“短视频资金盘上的视频,基本只有两类,一类是搬运的盗版视频,另一类是玩家为了完成任务随意录制的视频,如黑屏画面等。”阿东说。

靠搬运他人视频获利,显然是违法的。“如果这种行为侵犯了知识产权,原作者将有权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张烽说。

有趣的是,近期,许多网赚玩家和羊毛党也杀入了短视频资金盘平台。

他们的手机上大多安装了几十个短视频APP,却从不充值,刷完一家平台,就会前往下一个平台,周而复始。这些网赚玩家的涌入,也加剧了资金盘的崩盘速度。

“雪崩时,一半的雪花不觉得自己有罪,另一半则在勇闯天涯。”一位玩家这样调侃短视频资金盘中的投机客与羊毛党。

APP

疫情期间,刷短视频成为了很多人消遣无聊时光的方式。

而资金盘的操盘手们,凭借着敏锐的嗅觉,将镰刀挥向这一领域。

凭什么刷短视频就能躺赚?玩家终将发现,这不过又是一场收割本金的残酷游戏。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联系我们

1305173520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诉邮件:coinonpro@g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