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迁移与资本局,Move 公链大火背后

原文作者:julian

原文来源:深潮TechFlow

“这个 Aptos Builder 社区直到 200 人,都几乎没有人说话。因为都是 Solana 生态的熟人,大家都心照不宣保持沉默,直到新人逐渐多起来群内才开始活跃。” Solana 生态 TVL 排名前五的某项目方负责人 Tom 告诉 深潮 TechFlow。

Tom 说的这个 Aptos builder 社区,是今年 6 月 Solana 稳定资产交易协议 Saber Labs 的 Co-founder、Solana 早期开发者 Ian Macalinao 发起的 。他和 Solana 另一位开发人员 Dylan 在今年 7 月宣布共同推出了一支规模达一亿美元的 Protagonist 基金,专注投资 Aptos 生态。

Ian Macalinao 用挨个私聊的方式邀请了上百个 Solana 生态的成熟项目和开发者进入 Aptos Builder 社区,如今已超过 800 人。不过这个以 Solana 项目方和开发者为主的 Aptos 社区,前期并未引起太多轰动。

直到今年 7 月,Aptos 宣布今年累计完成 3.5 亿美元融资;另一 Move 双子星公链 Sui 后也宣布 B 轮融资 3 亿美元。这时大家开始发现,Aptos 与 Sui 不仅资方矩阵基本是 Solana 的投资方,甚至连带着项目方、开发者、甚至部分员工也高度重合 。

Solana

相比支持 Rust 语言的 Solana “成建制”的迁移,另一个支持 Rust 语言的头部公链 Polkadot 则也在相对低调的也在进行部署迁移。和 Solana 一样,不少原有的 Polkadot 项目方,也是同时在开发部署多个 Aptos 与 Sui 生态项目。

关于大火的 Move 公链 Sui 与 Aptos,深潮 TechFlow 与 AptosWorld 采访了 20 余位中美风投机构、项目方及开发者,一探背后的故事。

离开 Solana 意味着什么?

“执行层比共识困难得多,共识‘相对简单’,我们不把 Avalanche 或 BNB Chain 视为 Solana 的主要竞争对手,而是 Aptos & Mysten。”

7月,在一次 Dragonfly 合伙人 Haseeb 主持的线上会议中,Solana 联合创始人Aeyakovenko 如此说道。

事实似乎的确如此,Aptos 挑战 Solana 的第一步就是抢人、抢项目。

除了上文提到的 Ian Macalinao 携一亿美元生态基金大规模迁移 Solana 项目到 Aptos,一个Aptos 开发者也曾发起投票,询问“在 Aptos 上开发之前,你的背景/经验是什么?”50%的人投票者曾经是 Solana 生态的开发者。

Solana

在和众多 Solana 项目方接触过后,我们发现,选择迁移或多链部署到 Move 公链,几乎成了成为 Solana 生态项目的共识。 

在项目方看来,其实无论 Move 公链会不会成为 Rust 及 EVM&Solidity 公链的杀手,选择迁移或多链部署到 Move 公链是一种“做多自己”的下注。

作为熊市少有的热点风口,如果 Move 公链起来了,迁移部署过去的项目方就能直接在一级和二级市场继续叙事和融资,即使 Move 公链生态没有预期成果或者进展缓慢,项目方最多损失几个月的学习开发成本,这点成本在熊市是非常值得付出的,可一旦成功,便收获新的一波财富机会。

Ian Macalinao 同样表示,“离开”是一个强烈的词,大多数强大的开发人员,花时间在 Move 生态上不会有任何损失,因为现在市场对于没有 PMF(产品和市场契合度) 的项目来说非常困难。 

比如基于 Solana 的 Web3 智能消息平台 Dialect,在今年 3 月宣布完成 由 Multicoin Capital 和 Jump 领投的 410 万美元融资。

尽管 Dialect 其资方和 Aptos 是高度重合的,不排除有背后资本的推动此次部署的可能性, Dialect 官方给出选择 Aptos 的阐述理由是:

Solana 的独特架构可以实现极快的速度和超低的成本,但未来是多链的,如果 Dialect 设置任意孤岛,就无法为客户提供最好的服务。 

对于 Solana 开发人员,Dialect 将继续提供的工具支持;对于 Aptos 开发人员,Dialect 迫不及待地想与之合作,看看Aptos 开发人员们构建了哪些令人难以置信的东西。

另一方面,市场关于 Aptos 生态的争议也开始凸显,投资方与 Solana 核心资方高度重合,项目方也来自于Solana生态,让人难免产生疑问:在Solana上赚得盆满钵满的 VC 又在做局复制下一个Solana?

Solana

或许出于生态项目流失的压力,根据 Solana 基金会 GitHub 页面信息显示,团队已将 Move 语言纳入开发战略。

值得注意的是,经过深潮与 AptosWorld 初步统计,Aptos 生态的 DeFi 所有赛道几乎被 Solana 生态的 DeFi 项目给包场了,例如 DEX、NFT、借贷、衍生品、跨链桥等每个 DeFi 细分赛道,都至少有两到三个以上的 Solana 上运行较成熟的项目方在开发 Move 版本,这意味着仅在 Solana 迁移和多链部署过来的数百个生态项目中,未上线先卷起来了。

但在不少行业从业者看来,这类“泡沫现象”在绝大多数大型公链早期,都不可避免会发生。

初期大量良莠不齐或者追热度的项目涌入公链生态,再经过市场的检验筛选出优秀项目,几乎是每条公链生态发展繁荣的必经之路,而各大公链开源社区的开发者们互相流动参与开发项目,更是正常不过的现象了。

Nothing Research Partner Allen Ding 表示,其它生态开发者的到来可以迅速充盈 Move 生态,初期以 Fork 和迁移类项目为主并没什么问题。毕竟公链的基础应用目前已经范式固定了,比如 DeFi 中的 DEX、借贷、稳定币都是很成熟的赛道。对于新公链来说,快速补足生态的意义大过追求应用层的范式创新。现阶段的 DeFi2.0 时代,基于底层应用来构建上层应用,即应用的可组合性是大家更看重的。

Polkadot 项目方迁移的经验有哪些?

除了 Solana 生态项目觊觎 Move 公链的红利蛋糕 ,还有一方势力也在虎视眈眈——Polkadot 。

在 Aptos 官方为数不多的公开合作项目里面,就包括了在 2020 年底拿到 Polkadot Web3 基金会第八次 Grant 的 Pontem Network,其在今年 4 月与 Aptos 官宣合作后也表示,测试激励代币未来将在 Aptos 上发行。

除了 Pontem, 我们了解到不少 Polkadot 项目方,如今也同时在开发多个 Aptos 与 Sui 生态项目。

九月初,某波卡生态项目在杭州举办了 Move 开发者大会,并邀请了 Move 语言之父、Sui 的 CTO & 联合创始人 Sam Blackshear 进行视频演讲。

大会现场,多个波卡项目都介绍了其即将在 Aptos 与 Sui 生态上部署的多款产品和项目计划,甚至有团队在Move生态已部署超过5个产品。

和 Solana 一样,作为上一轮牛市新公链叙事最大的价值捕获者之一,Polkadot 生态的项目方的许多经验值得借鉴。尤其是面对公链初期早期、基础设施还不完善的时候,项目方应该如何做才能收益最大化。

关于应用如何最大化捕捉和兑现公链价值。DeFi 概念的提出者, Dharma Protocol 创始人 Max 曾在 2019 年提出过一个有趣的问题:项目方公司是靠着融资每天在烧钱开发和运营,如果以太坊一直这么卡、这么贵、新人门槛这么高,难道真的等个三年五年在上面做生态项目?

几年后的今天来看,这个问题似乎已经有了很多种答案。以太坊 2.0 虽然还没完全实现,但 Solana、Polygon、BSC 等公链已经繁荣过了一个大周期,各大 Layer2 也有不小的生态市场。

而波卡生态项目方给出的近乎标准答案则是:在公链初期,积极拿官方 Grant 增加关键背书并融资;在公链基础设施还不完善的时候,在其它成熟的公链先映射,在行情较好的情况下先Launch Token提前兑现被资本捧起来的公链生态价值;在公链基础设施开始完善的时候,通过先行网/先行币/众贷拍卖等来延长叙事周期。

比如官方 Grant ,Polkadot Web3 基金会的 Grant 对于大多数波卡生态项目方至关重要,尤其是品牌背书、项目融资与生态合作方面;如今大多选择迁移或多链部署到 Move 公链项目也在积极申请 Aptos 与 Sui 的 Grant,火爆的申请甚至让 Aptos 官方不得不暂停了申请入口。

一个提供 DID 解决方案与 Elixir 语言 SDK 的项目方表示他们此前已在多个公链赞助的黑客松比赛中获得过名次,最近他们的项目进入了 Aptos 官方第二批 Grant 的名单(笔者注:Aptos 第二批 Grant 仍在考察中,还未正式公布),正在做最后的确认。

因此,即使现在 Aptos 项目众多,但是如果拿不到官方 Grant 或者被大 VC 投资,只会沦为Move生态的 “土狗”罢了。

针对如今项目喜欢“脚踏两条船”的行径,一些公链基金会也开始有所应对措施。

一位要求匿名的 DeFi 项目方表示,他们今年也获得了 Web3 基金会的 Grant,但是基金会并没有立马公布通过名单和把赞助金一次性给项目方,而是根据项目方的提交的开发进度进行考察,分批的释放赞助金,防止项目方拿到了“Grant 背书”转头就跑到别的链去开发继续拿 Grant。目前他们白天在 Rust 上开发,晚上学习 Move 去 Aptos 测试开发。

无论怎样,项目方都会用代码投票,向 Move 前进已然成为当下不可阻挡的趋势。

“Move 生态甚至会给一些在波卡等其它公链上没有火的项目一个重新崛起的机会。”

Allen Ding 对于当下其它公链生态项目部署 Move 生态也表示,在熊市大环境下,市场的资金都是有抱团倾向的,Aptos 和 Sui 是目前的最佳选择。开发者肯定会优先去有用户、资本的地方。不仅仅是 Solana 和波卡的生态项目,其他公链的开发者也会关注 Move 生态的发展,甚至是加入进来。

Move 生态中的中国身影

回顾整个 Layer1 的历史发展,华人资本往往占据了重要的角色。

无论是早期的以太坊、BTS、EOS 还是后来的 Polkadot 、Cosmos、NEAR、Filecoin、Flow、Dfinity(Internet Computer)、Solana 等一众明星公链,背后都有华人背景加密VC的深度参与,这些华人VC也有意愿去投资与建设生态,比如 DFG 支持波卡生态、分布式资本支持 Filecoin 和 Flow 生态、SNZ 支持 ICP 生态,即使投资公链生态本身财务回报没有太高,但是其在 L1 本身上已经赚得盆满钵满。

但是,在 Aptos 和 Sui 的投资上,华人 VC 相对缺位,导致其投资 Move 生态的热情欠缺,反而是华人开发者更加积极。

从资方阵容来看,Aptos 和 SUI 主要由a16z/FTX Ventures/Jump Crypto等美国头部加密VC抱团参与;其次估值太高也让众多投资者望之却步,比如 Aptos 最早期估值已高达 10 亿美元,最新股权估值为28亿美元,Token FDV 高达42亿美元。

尽管,仍有诸多国内个人和机构投资者通过 SPV 参与到两大 Move 公链的投资行列中,但大多仍属于重在参与型投资,目前华人背景VC中公开表示参与 MOVE 生态投资建设的主要是 Bixin Ventures 和 A&T 。

Bixin Ventures 同时投资了Aptos 和 Sui,其合伙人 Wangxi 告诉 深潮 TechFlow,Bixin 非常早期就开展了对 Move 语言的研究,并从 2019 年就开始通过支持 Starcoin 来理解和扶持 Move 语言的发展,这是 Bixin 与 Aptos 和 SUI 发生联系的一个很关键的因素。

“由于熟悉 Move 生态、Libra 体系(后更名为 Diem),我们相信 Aptos 和 Sui 的团队一定会成为现行区块链系统的挑战者。”

Wangxi 表示,Aptos 和 SUI 的创新绝不仅止于技术,作为被整个市场抱以重大期待的项目,顶级资本纷纷加持的项目,它们的创新是全方位的,这也是 Bixin 参与的重要原因,Bixin 也愿意为向 Aptos 和 SUI 上迁移的优秀项目提供支持。

Starcoin 核心开发者 Jolestar 表示,早在2019年 6月 Libra 出来后他们就开始了 Move 上的实验,包括曾在 Move 上尝试了一个分层的状态通道方案,在状态通道中执行合约,验证了 Move 作为分层智能合约的可行性,然后在2020年初开始设计基于 Move 开发公链 Starcoin,2021年6月 Starcoin 主网正式上线,作为第一个 Move 公链,还没有人有基于 Move 构建 DeFi 应用的经验,团队协助生态项目一起探索了 Move 在 Swap/StableCoin/NFT Market/CrossChain Bridge 等领域的应用,同时 Move 的开发工具,文档都不完备,经过一年的努力,现在文档,开发测试工具,开发者体验都有很大的提升。

作为国内最早的 Move 开发者之一,Jolestar 认为 Move 是最有潜力构建出 Solidity 这样的生态系统,甚至完成超越:

由于Move 合约之间的依赖和调用方式可以让它最大化的复用模块,适合一层一层构建智能合约的基础设施,而Move 的“自由状态”模型,可以让数字资产在不同的合约之间流动,提供基于类型的组合性。基于以上两个特性,Move 可以在分层扩容方案中发挥更大的价值,比如实现跨层的合约复用以及组合,任意状态的跨层迁移。Move 也由一个为 Libra 设计的智能合约语言演变成一个开源社区项目,成为多链设计,让它可能被更多的公链等基础设施项目采用,从而构造更大的生态。

可以这样说,Starcoin 帮助培养和教育了中国最早的 Move 开发者,亚太地区依然是 Move 开发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当SUI 的开发商 Mysten Labs 完成新一轮3亿美元融资后,表示这笔资金将投资于 Sui 生态系统并继续向亚太地区扩张。

Move 公链会成为其他公链的杀手吗?

从 Move 公链发布融资动态的第一天开始,争议便从未消失。

有人认为这属于再明白不过的“资本局”:玩过一次再玩第二次,都不带遮掩,而且起始估值如此之高,连投机机会也很小。

但是也有行业从业者对此表示兴奋,特别是 Move 这样一个新语言,能给行业带来一些改变。

“Aptos 和 Sui 几乎集齐了行业里面 Top 项目的所有要素:皇家血脉,明星团队,公链赛道,对区块链更友好的 Move 语言,有技术亮点,开发者扎堆,T0 级别的投资阵容等。”

Allen Ding 认为,Aptos 和 Sui 的崛起代表了新公链时代的到来。上一轮崛起的 Layer1主要是捕获以太的溢出价值,自身的垂直场景和技术上没有太大的亮点。而 Aptos 和 SUI 正在讲一个脱离以太坊的新场景叙事。这可会是未来新公链的叙事方向,即有明确的场景,又脱离 EVM&Solidity 的架构设计。

关于新公链,我们仍然经常被问到的几个问题是,“为什么要搞一个新的 Layer 1?”

市场上已经有太多各种各样的 Layer 1 公链,这是不是资本为了利益在重复造轮子?区块链的生态需要的是更多的聚合,而非价值的割裂和破碎。如果仅仅是因为 Move 有可能比 Solidity 或其它开发语言更优秀,就要乐此不疲地从头开始搭建生态吗?

另一个问题是,从 Aptos 与 Sui 含着金钥匙出场的那一刻起,开发人员就喜欢把 Move 语言与 Rust 做比较,Aptos 与 Solana 做比较,甚至认为 Aptos/Sui 会是 Solana 杀手,正如 Solana 当初说他是以太坊杀手一样。

关于这些问题的答案,可以借用 Binance 创始人 CZ 在回应 BSC 和以太坊的关系时的答案:用以太坊跟用 BSC 的人群不太一样。BSC 起来后,以太坊的交易量并没有变少,但也不再增长,这是因为它碰到了技术瓶颈,网络最高承载量就是每秒 15 到 20 笔。而在东南亚、印度和非洲更多看不见的地方,BSC 供一个更便宜的网络,可以使更多人使用和进入区块链。

Bixin Ventures Wangxi 则表示,关于 Web3 最多的一个质疑是,为什么 Web3 没有杀手级应用?区块链的性能瓶颈应该占绝大部分因素,而 Aptos 和 SUI 有望在这个问题上作出突破性的创新。未来,Aptos 每秒可处理 16 万笔交易,SUI 在 12 万笔上下,两者的最终确定性都是亚秒级的。

Aptos 和 SUI 突破了以往区块链扩容的基本思想,提出了新的实现路径,比如模块化、并行处理等等。尽管两者在技术路线上略有不同,但它们都专注于为 Web3 构建安全、可扩展、可升级的区块链系统,使开发者能够非常方便地搭建能够满足消费者需求的应用程序,打造可以面向数十亿人的基础设施网络,提供兼具去中心化、速度和可负担性的用户体验。

因此,在 Aptos World 看来,这并不只是重复造轮子打造一个新的 Layer 1,就像我们认为,Solana 不是下一个以太坊,也不是以太坊杀手,它创造了一个全新的市场。对于今天的任何公链杀手——Aptos与Sui来说也是如此,他们不会杀死任何公链,但他们会服务于其它公链没有的市场。

当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或许不太关心 Aptos 和 Sui 是否能真的成功,让WEB3实现大规模应用。在他们眼中,Move 公链只是一个新的叙事,会带来新的投资和投机机会,不能错过。

“Aptos 和 Sui 是不是泡沫,是否一直火下去不重要,他只要火一段时间,不要凉得太快就行了”,一个正在孵化 Move 项目的投资人如此说道。

责任编辑:MK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声明: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