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inON首页
  2. 新闻
  3. 头条

Usechain曹辉宁:金融垂直应用千万亿级别市场,和数字货币市场不是一个量级

公链Usechain创始人曹辉宁做客「火星财经·总编辑时间」,分享了自己对区块链行业发展和监管的看法以及Usechain项目的技术特点和应用。

这是「火星财经·总编辑时间」的第十一篇文章。很多学者对区块链技术十分关注,但大多数学者对区块链指点评论较多,会亲自创业建设项目的则是凤毛麟角。教授身份的创业者亲自参与建设项目不光需要对技术足够了解和对市场敏锐洞察,更需要拥有对新兴技术探索发展走在一线的勇气。

曹辉宁就是一位学者身份的区块链创业者。

曹辉宁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UCLA,是生物学和金融学双博士,现为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金融MBA学术主任,美国财务学会会员,曾任教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北卡罗来纳大学Chapel Hill分校。

曹辉宁发起的公链项目Usechain经过15个月技术沉淀,在3月31日推出alpha版本的主网上线。Usechain是一条融合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垂直金融领域应用的公链,未来面对每年千万亿级别的金融衍生品市场潜力非常巨大。

3月28日,由火星财经主办的“POW’ER中国区块链贡献者年度峰会”在重庆举行,金融公链Usechain斩获“2018年度最佳区块链技术突破项目”奖项,同时Usechain创始人兼CEO、长江商学院建校教授曹辉宁获得“2018-19年区块链风云人物”称号。

为何公链项目Usechain能够获此殊荣?这是一条怎样的公链?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公链Usechain创始人曹辉宁做客「火星财经·总编辑时间」,分享了自己对区块链行业发展和监管的看法以及Usechain项目的技术特点和应用。

Usechain曹辉宁:金融垂直应用千万亿级别市场,和数字货币市场不是一个量级

曹辉宁分享精彩观点:

  • 中国政策监管数字货币姿态严厉背后的原因在于中国市场金融成熟度不够。
  • 虽然中国政府监管的姿态非常严厉,但是并没有一棒子全部打死,而是给了一定发展的空间。
  • 税务的本质是一个社会契约,是企业在社会运行中获得发展的同时,对社会的反馈,因此避税并不能成为比特币一个有效的应用场景。
  • 任何企业的能力都是有限的,因此不可能把所有的业务包揽。
  • 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并非像意识形态你死我活的存在,而是可以兼容的,关键看在行业里的需求是什么。
  • 一个项目最终的价值取决于是否对社会产生实际效益,以及是否在交易过程中加强了信用,而不是暂时的所谓市值就代表了真正的价值。

中国政策监管数字货币姿态严厉因金融市场不成熟

李劳:区块链技术在中国经济当前阶段有怎样的影响?

曹辉宁:区块链技术对于中国经济宏观发展的影响可能暂时没有那么大,但是长期来看单从区块链在跨境支付领域的影响就足以引起中国政府的重视。现在全球贸易主要还是用美元结算,而日本和德国等国家已经开始支持区块链技术来做国际结算以对抗美元霸权。事实上摩根大通也推出了自身的稳定币,降低了成本并提高了影响力。美联储推动稳定币的动力不大,摩根大通却有自己的动力,中国在这方面应该好好考虑,不能落后于别人。

李劳:关于链政策,中国对于区块链技术有很大的支持力度,而对于数字货币却十分严厉,显得十分矛盾,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曹辉宁:背后的原因在于我们中国市场金融成熟度不够。比如在美国的股票市场,如果出现内幕交易,会遭到很严厉地惩罚,而在中国这方面的惩罚相对较低。在中国常见的情况有虚假宣传,过度承诺。这种现象不光是金融行业,包括医疗等其他领域都是如此,比如保健品,吃不死人就敢吹嘘得天花乱坠。所以这并不是某一个行业,而是整个社会风气的环境都是如此。在这种环境之下,数字货币如果放开,极其容易造成圈钱诈骗的现象。出现这种情况在于监管制度不成熟,创业者不成熟,甚至消费者和投资者也不成熟,因此中国会严厉监管是在情理之中的。

但是,像火币和OKEx这样的主流交易所,主要工作人员都还是在中国,但这两家交易所并没有因为监管而完全被打死,其他小的交易所也是类似的情况。也就是说,虽然中国政府监管的姿态非常严厉,但是事实上还是开放了路径让数字货币市场有发展的机会,严厉的姿态更多地是为了防止不可控的风险变大。中国会试探性地发展,否则如果在这方面技术落后的话,对于未来中国国际贸易乃至于金融市场的成熟发展进度是有影响的。

而相比于德国和日本这种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都比较支持的政策环境来说,因为欧元和日元本身不是全球最大的结算货币,在国际贸易上也受到美国打压,因此德国和日本对数字货币相对开放,并乐观其成。但是从金融发展美国更强,影响力也更大,因此大家对于美国政策的关注要更高。有的国家在政策上有引导无币区块链的方向,但事实上,无币区块链很难成功,而有币区块链的发展也十分艰难,难点在于怎样把有币区块链或者同质区块链在社会交易中起到增加信任的作用,这还有一个漫长的探索过程。

区块链行业发展需要项目方创造真正的社会价值

李劳:中本聪最初创造比特币就是希望对抗中心化政府滥发货币的行为,现在比特币在支付方面发展的情况怎样?

曹辉宁:比特币因为价格波动较大并不适合作为支付结算的货币,更多的是类似于储值货币的角色。因此比特币在整个全球贸易结算中占比很小,甚至不如黄金。中本聪最初的想法对于委内瑞拉或者津巴布韦这种信用完全失效的国家来说比较适用,但要挑战现在的主权货币的支付地位,甚至比特币本身成为一种主流货币是不可能的。事实上,我们现在在支付环境中也不会看到有谁用黄金去作为支付工具,而黄金白银这样的贵金属更大的价值也在于储值而不是支付。把比特币类比成黄金,也会面对类似的问题。

另外,即使有闪电网络这样的技术,但是平时生活中我用其他支付是很方便的,为什么非要用比特币呢?当然,在大额支付的时候,用比特币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如果是为了避税和洗钱而用的话,事实上比特币还是可以追溯监察的。而更为深刻的,税务的本质是一个社会契约,是企业在社会运行中获得发展的同时,对社会的反馈,因此避税并不能成为比特币一个有效的应用场景。

我认为现在几千种数字货币大多都会死掉,最终会留下的数字货币只有几种。当然,我说的这个死掉不是指这些币都会归零,而是指的影响力不够。比如比特币现在占数字货币整个市场的影响力50%,未来可能占到70%,而大多数数字货币的影响力加起来可能连1%都不到,所以最后剩下的只有一两种。

李劳:区块链的原教旨主义还是去中心化的,而今年有一个现象是中心化的币种的市值上升,影响力也变得更大,怎么看这样的现象?

曹辉宁: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是交易所头部效应变强,同时监管方面环境也比去年要松。但是这个现象是暂时的,因为一个项目最终的价值取决于是否对社会产生实际效益,以及是否在交易过程中加强了信用,而不是暂时的所谓市值就代表了真正的价值。目前的很多项目缺少技术沉淀,光靠炒作是没有意义的,真正的有巨大影响力的项目需要自我演化出来。而且区块链的发展相比于互联网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去沉淀,因为区块链离金融比较近,因此不可能像互联网一样在开始发展的时候有很多机会去试错,监管部门是不允许的。而且就目前数字交易所的发展偏向于投行的模式也值得思考。从行业发展来说,越成熟分工就越细,JP摩根当年就分成了摩根史丹利和摩根大通。任何企业的能力都是有限的,因此不可能把所有的业务包揽。

Usechain是一条针对金融垂直领域发展的公链

李劳:你之前进入区块链行业有着怎样的经历?Usechain是怎样的一个项目,发展情况怎么样?又有怎样的技术特点?

曹辉宁:2011年的时候,我第一次接触比特币,认为这对传统金融确实有很大影响。后来以太坊网络出现的时候,智能合约和金融合约有类似的地方,因为金融领域实际上早就已经数字化,而在转移支付的时候有很多痛点,而区块链提供了新的解决思路。早期的以太坊GAS费用比较高,而且是PoW的共识机制,也比较耗能。所以我就希望做一个支持高并发高规模高性能,并且低耗能的公链。我们从2016年布局,2017年做研发,到现在将近两年多时间。

我们的项目Usechain,总体来说是实现全球支持底层身份上链,同时具有高度隐私性、去中心化、可管理、高性能、高安全、可监管的可信金融公链。目前团队30人左右,技术和运营各有十几人。我们alpha版本的主网3月31日20:00上线推出,智能合约也会跟进,不过映射需要更长的测试时间,TPS最佳状态能到3000左右。

作为垂直行业应用的公链,是不可能完全去中心化,应该是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相结合的。我们设计了一个RPOW的共识机制,就是Randomized Proof of Work。这个共识机制的内容是Usechain的节点谁都可以参与,但每次是通过随机选择选出参与者,由一个或者几个人去验证,这样可以大幅提升速度。

现在的技术追求完全的去中心化,这样很难应用。我们的考虑有两点,第一, N+1。指N个中心化app应用建立在一个非常可信但是tps实际适用的去中心化区块链。中心化app的效率很高;第二,流量交易中心化,存量交易去中心化。流量指小额频繁的交易由中心化app处理。但是大额存量交易在链上进行,这样兼顾效率和信任。

这样一来用户的体验很好,同时又对大额转账有足够的信任。平台给小额交易上了保险。区块链行业需要更多对商业模式对金融市场经济社会的思考,现在这方面太弱了。

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并非像意识形态你死我活的存在,而是可以兼容的,关键看在行业里的需求是什么,如果效率需求很高,就需要中心化处理,如果安全性需求很高,则需要去中心化处理。

李劳:Usechain预想的主要场景使用是怎样的?

曹辉宁:Usechain预想的主要场景在线上主要是金融应用,无论是股票、债券、基金、期货和其他金融衍生品等等都可以使用Usechain的服务。

我们现在不仅仅包含已经存在的这些金融产品,同时也会把一些新的,可控可信的产品放在里面。我们现在的理财产品不仅包含利率,同时也包含用户的投资总量。我们在全新金融产品做了一些探索,希望突破传统金融产品的束缚。

而线下的包括储值卡和积分,这类可以做到精准营销的应用市场潜力很大,不过开发的时间需要更长。

另外,我们在博彩领域和政府一起开发应用。前段时间出现了博彩作弊,而区块链能够帮助解决这个痛点,有利于产生更高的信任机制。在全球范围内很多人对金融博彩是很有兴趣的。但是有的项目在某些国家合法,但在别的国家可能要购买就有门槛。而通过区块链可以帮助这些博彩项目得到流通。另外,在美国的博彩项目中,大约1/3是收税,1/3是做公益,买彩票的人只拿到1/3。如果把博彩项目放到公链上,抽水可以百分之百反馈给买彩票的人,只是这些用户需要支付GAS费用,而GAS费用控制得比较低的话,对买彩票的人来说是更为合算的。

李劳:Usechain在吸引流量方面有怎样的优势?

曹辉宁:作为项目方,要推出一个可以吸引流量,并且具有突破性,还要能够持续产生流量的增长是很难的。比如之前FCoin设计的那种模式虽然短期吸引了很多流量,但长期来看却是一个很难持续的模式。要能够持续吸引流量,需要看团队的执行力,以及是否有新的产品。这些产品不光需要设计得合理,而且能够照顾交易者的利益。我们希望让很多对金融衍生品不熟悉的人在较低的成本的情况下就能参与金融衍生品的交易,具体来说我们的交易成本是万分之三,比一般交易所便宜很多。

我们在金融产品的设计方面有很大优势。我们不光有哥伦比亚大学的经济学教授作为顾问,而且我们整个公链也是为金融服务而设计的。和别的公链相比,我们对金融经济的了解和操作更为专业,而且我们在金融行业BD的能力更强。我们定位金融衍生品市场每年有千万亿美元的交易量,和一般数字货币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李劳:作为市场的参与者,学院派的教授项目技术含量较高,但也会面临技术落地较慢的问题,你如何应对这样的事情?

曹辉宁:对于市场而言,很多人都希望一下子拉盘得到十倍甚至百倍的收入,而很多项目方则迎合这样的姿态加以炒作。如同医药行业的一些诈骗案例,有项目方声称自己研发可以治疗癌症的药,但是这药还能不能有具体的疗效还不知道,但是就卖出了很高昂的价格。而我们则是先把项目一步步推进,然后通过用户使用产生数据,再把数据分享去吸引更多用户。

在美国,教授创业的比例比中国要高得多,成功率也要高得多,这不光是市场环境的原因,也有很多比如知识产权的问题,所以中国教授创业更难,而在美国则相对容易。

我们还是希望真正地给社会带来价值,而不是通过抄袭,吹捧项目然后割韭菜,这样做没有什么意义。我们做区块链的初衷,是需要大家参与其中得到价值提升,然后可以把价值转化为现金流,然后再给整个企业带来价值,让这种模式继续下去。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Usechain曹辉宁:金融垂直应用千万亿级别市场,和数字货币市场不是一个量级

2019-03-31 15:54:50

这是「火星财经·总编辑时间」的第十一篇文章。很多学者对区块链技术十分关注,但大多数学者对区块链指点评论较多,会亲自创业建设项目的则是凤毛麟角。教授身份的创业者亲自参与建设项目不光需要对技术足够了解和对市场敏锐洞察,更需要拥有对新兴技术探索发展走在一线的勇气。

曹辉宁就是一位学者身份的区块链创业者。

曹辉宁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UCLA,是生物学和金融学双博士,现为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金融MBA学术主任,美国财务学会会员,曾任教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北卡罗来纳大学Chapel Hill分校。

曹辉宁发起的公链项目Usechain经过15个月技术沉淀,在3月31日推出alpha版本的主网上线。Usechain是一条融合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垂直金融领域应用的公链,未来面对每年千万亿级别的金融衍生品市场潜力非常巨大。

3月28日,由火星财经主办的“POW’ER中国区块链贡献者年度峰会”在重庆举行,金融公链Usechain斩获“2018年度最佳区块链技术突破项目”奖项,同时Usechain创始人兼CEO、长江商学院建校教授曹辉宁获得“2018-19年区块链风云人物”称号。

为何公链项目Usechain能够获此殊荣?这是一条怎样的公链?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公链Usechain创始人曹辉宁做客「火星财经·总编辑时间」,分享了自己对区块链行业发展和监管的看法以及Usechain项目的技术特点和应用。

Usechain曹辉宁:金融垂直应用千万亿级别市场,和数字货币市场不是一个量级

曹辉宁分享精彩观点:

  • 中国政策监管数字货币姿态严厉背后的原因在于中国市场金融成熟度不够。
  • 虽然中国政府监管的姿态非常严厉,但是并没有一棒子全部打死,而是给了一定发展的空间。
  • 税务的本质是一个社会契约,是企业在社会运行中获得发展的同时,对社会的反馈,因此避税并不能成为比特币一个有效的应用场景。
  • 任何企业的能力都是有限的,因此不可能把所有的业务包揽。
  • 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并非像意识形态你死我活的存在,而是可以兼容的,关键看在行业里的需求是什么。
  • 一个项目最终的价值取决于是否对社会产生实际效益,以及是否在交易过程中加强了信用,而不是暂时的所谓市值就代表了真正的价值。

中国政策监管数字货币姿态严厉因金融市场不成熟

李劳:区块链技术在中国经济当前阶段有怎样的影响?

曹辉宁:区块链技术对于中国经济宏观发展的影响可能暂时没有那么大,但是长期来看单从区块链在跨境支付领域的影响就足以引起中国政府的重视。现在全球贸易主要还是用美元结算,而日本和德国等国家已经开始支持区块链技术来做国际结算以对抗美元霸权。事实上摩根大通也推出了自身的稳定币,降低了成本并提高了影响力。美联储推动稳定币的动力不大,摩根大通却有自己的动力,中国在这方面应该好好考虑,不能落后于别人。

李劳:关于链政策,中国对于区块链技术有很大的支持力度,而对于数字货币却十分严厉,显得十分矛盾,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曹辉宁:背后的原因在于我们中国市场金融成熟度不够。比如在美国的股票市场,如果出现内幕交易,会遭到很严厉地惩罚,而在中国这方面的惩罚相对较低。在中国常见的情况有虚假宣传,过度承诺。这种现象不光是金融行业,包括医疗等其他领域都是如此,比如保健品,吃不死人就敢吹嘘得天花乱坠。所以这并不是某一个行业,而是整个社会风气的环境都是如此。在这种环境之下,数字货币如果放开,极其容易造成圈钱诈骗的现象。出现这种情况在于监管制度不成熟,创业者不成熟,甚至消费者和投资者也不成熟,因此中国会严厉监管是在情理之中的。

但是,像火币和OKEx这样的主流交易所,主要工作人员都还是在中国,但这两家交易所并没有因为监管而完全被打死,其他小的交易所也是类似的情况。也就是说,虽然中国政府监管的姿态非常严厉,但是事实上还是开放了路径让数字货币市场有发展的机会,严厉的姿态更多地是为了防止不可控的风险变大。中国会试探性地发展,否则如果在这方面技术落后的话,对于未来中国国际贸易乃至于金融市场的成熟发展进度是有影响的。

而相比于德国和日本这种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都比较支持的政策环境来说,因为欧元和日元本身不是全球最大的结算货币,在国际贸易上也受到美国打压,因此德国和日本对数字货币相对开放,并乐观其成。但是从金融发展美国更强,影响力也更大,因此大家对于美国政策的关注要更高。有的国家在政策上有引导无币区块链的方向,但事实上,无币区块链很难成功,而有币区块链的发展也十分艰难,难点在于怎样把有币区块链或者同质区块链在社会交易中起到增加信任的作用,这还有一个漫长的探索过程。

区块链行业发展需要项目方创造真正的社会价值

李劳:中本聪最初创造比特币就是希望对抗中心化政府滥发货币的行为,现在比特币在支付方面发展的情况怎样?

曹辉宁:比特币因为价格波动较大并不适合作为支付结算的货币,更多的是类似于储值货币的角色。因此比特币在整个全球贸易结算中占比很小,甚至不如黄金。中本聪最初的想法对于委内瑞拉或者津巴布韦这种信用完全失效的国家来说比较适用,但要挑战现在的主权货币的支付地位,甚至比特币本身成为一种主流货币是不可能的。事实上,我们现在在支付环境中也不会看到有谁用黄金去作为支付工具,而黄金白银这样的贵金属更大的价值也在于储值而不是支付。把比特币类比成黄金,也会面对类似的问题。

另外,即使有闪电网络这样的技术,但是平时生活中我用其他支付是很方便的,为什么非要用比特币呢?当然,在大额支付的时候,用比特币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如果是为了避税和洗钱而用的话,事实上比特币还是可以追溯监察的。而更为深刻的,税务的本质是一个社会契约,是企业在社会运行中获得发展的同时,对社会的反馈,因此避税并不能成为比特币一个有效的应用场景。

我认为现在几千种数字货币大多都会死掉,最终会留下的数字货币只有几种。当然,我说的这个死掉不是指这些币都会归零,而是指的影响力不够。比如比特币现在占数字货币整个市场的影响力50%,未来可能占到70%,而大多数数字货币的影响力加起来可能连1%都不到,所以最后剩下的只有一两种。

李劳:区块链的原教旨主义还是去中心化的,而今年有一个现象是中心化的币种的市值上升,影响力也变得更大,怎么看这样的现象?

曹辉宁: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是交易所头部效应变强,同时监管方面环境也比去年要松。但是这个现象是暂时的,因为一个项目最终的价值取决于是否对社会产生实际效益,以及是否在交易过程中加强了信用,而不是暂时的所谓市值就代表了真正的价值。目前的很多项目缺少技术沉淀,光靠炒作是没有意义的,真正的有巨大影响力的项目需要自我演化出来。而且区块链的发展相比于互联网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去沉淀,因为区块链离金融比较近,因此不可能像互联网一样在开始发展的时候有很多机会去试错,监管部门是不允许的。而且就目前数字交易所的发展偏向于投行的模式也值得思考。从行业发展来说,越成熟分工就越细,JP摩根当年就分成了摩根史丹利和摩根大通。任何企业的能力都是有限的,因此不可能把所有的业务包揽。

Usechain是一条针对金融垂直领域发展的公链

李劳:你之前进入区块链行业有着怎样的经历?Usechain是怎样的一个项目,发展情况怎么样?又有怎样的技术特点?

曹辉宁:2011年的时候,我第一次接触比特币,认为这对传统金融确实有很大影响。后来以太坊网络出现的时候,智能合约和金融合约有类似的地方,因为金融领域实际上早就已经数字化,而在转移支付的时候有很多痛点,而区块链提供了新的解决思路。早期的以太坊GAS费用比较高,而且是PoW的共识机制,也比较耗能。所以我就希望做一个支持高并发高规模高性能,并且低耗能的公链。我们从2016年布局,2017年做研发,到现在将近两年多时间。

我们的项目Usechain,总体来说是实现全球支持底层身份上链,同时具有高度隐私性、去中心化、可管理、高性能、高安全、可监管的可信金融公链。目前团队30人左右,技术和运营各有十几人。我们alpha版本的主网3月31日20:00上线推出,智能合约也会跟进,不过映射需要更长的测试时间,TPS最佳状态能到3000左右。

作为垂直行业应用的公链,是不可能完全去中心化,应该是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相结合的。我们设计了一个RPOW的共识机制,就是Randomized Proof of Work。这个共识机制的内容是Usechain的节点谁都可以参与,但每次是通过随机选择选出参与者,由一个或者几个人去验证,这样可以大幅提升速度。

现在的技术追求完全的去中心化,这样很难应用。我们的考虑有两点,第一, N+1。指N个中心化app应用建立在一个非常可信但是tps实际适用的去中心化区块链。中心化app的效率很高;第二,流量交易中心化,存量交易去中心化。流量指小额频繁的交易由中心化app处理。但是大额存量交易在链上进行,这样兼顾效率和信任。

这样一来用户的体验很好,同时又对大额转账有足够的信任。平台给小额交易上了保险。区块链行业需要更多对商业模式对金融市场经济社会的思考,现在这方面太弱了。

中心化和去中心化并非像意识形态你死我活的存在,而是可以兼容的,关键看在行业里的需求是什么,如果效率需求很高,就需要中心化处理,如果安全性需求很高,则需要去中心化处理。

李劳:Usechain预想的主要场景使用是怎样的?

曹辉宁:Usechain预想的主要场景在线上主要是金融应用,无论是股票、债券、基金、期货和其他金融衍生品等等都可以使用Usechain的服务。

我们现在不仅仅包含已经存在的这些金融产品,同时也会把一些新的,可控可信的产品放在里面。我们现在的理财产品不仅包含利率,同时也包含用户的投资总量。我们在全新金融产品做了一些探索,希望突破传统金融产品的束缚。

而线下的包括储值卡和积分,这类可以做到精准营销的应用市场潜力很大,不过开发的时间需要更长。

另外,我们在博彩领域和政府一起开发应用。前段时间出现了博彩作弊,而区块链能够帮助解决这个痛点,有利于产生更高的信任机制。在全球范围内很多人对金融博彩是很有兴趣的。但是有的项目在某些国家合法,但在别的国家可能要购买就有门槛。而通过区块链可以帮助这些博彩项目得到流通。另外,在美国的博彩项目中,大约1/3是收税,1/3是做公益,买彩票的人只拿到1/3。如果把博彩项目放到公链上,抽水可以百分之百反馈给买彩票的人,只是这些用户需要支付GAS费用,而GAS费用控制得比较低的话,对买彩票的人来说是更为合算的。

李劳:Usechain在吸引流量方面有怎样的优势?

曹辉宁:作为项目方,要推出一个可以吸引流量,并且具有突破性,还要能够持续产生流量的增长是很难的。比如之前FCoin设计的那种模式虽然短期吸引了很多流量,但长期来看却是一个很难持续的模式。要能够持续吸引流量,需要看团队的执行力,以及是否有新的产品。这些产品不光需要设计得合理,而且能够照顾交易者的利益。我们希望让很多对金融衍生品不熟悉的人在较低的成本的情况下就能参与金融衍生品的交易,具体来说我们的交易成本是万分之三,比一般交易所便宜很多。

我们在金融产品的设计方面有很大优势。我们不光有哥伦比亚大学的经济学教授作为顾问,而且我们整个公链也是为金融服务而设计的。和别的公链相比,我们对金融经济的了解和操作更为专业,而且我们在金融行业BD的能力更强。我们定位金融衍生品市场每年有千万亿美元的交易量,和一般数字货币根本不是一个量级。

李劳:作为市场的参与者,学院派的教授项目技术含量较高,但也会面临技术落地较慢的问题,你如何应对这样的事情?

曹辉宁:对于市场而言,很多人都希望一下子拉盘得到十倍甚至百倍的收入,而很多项目方则迎合这样的姿态加以炒作。如同医药行业的一些诈骗案例,有项目方声称自己研发可以治疗癌症的药,但是这药还能不能有具体的疗效还不知道,但是就卖出了很高昂的价格。而我们则是先把项目一步步推进,然后通过用户使用产生数据,再把数据分享去吸引更多用户。

在美国,教授创业的比例比中国要高得多,成功率也要高得多,这不光是市场环境的原因,也有很多比如知识产权的问题,所以中国教授创业更难,而在美国则相对容易。

我们还是希望真正地给社会带来价值,而不是通过抄袭,吹捧项目然后割韭菜,这样做没有什么意义。我们做区块链的初衷,是需要大家参与其中得到价值提升,然后可以把价值转化为现金流,然后再给整个企业带来价值,让这种模式继续下去。

 

联系我们

1305173520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投诉邮件:coinonpro@g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