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第一天600多验证人遭Slash罚款,以太坊2.0还好吗?

上线

作者:Jordan

虽然绝大多数人都在赚钱,但是当你看到以太坊2.0上线第一天就有600多个验证人遭到Slash罚款,听起来也会觉得有点“吓人”。

到目前为止,以太坊2.0运行的非常顺利,参与率达到了约97%,远高于任何测试网。另一方面,以太坊2.0网络在约束验证人不当行为方面也做得不错,尤其是防止他们做出任何越过代码要求的违规行为。

实际上,截至12月2日,也就是全新权益证明以太坊2.0区块链上线的第二天,已有超过600个验证人因为遭到Slash惩罚而导致收益削减。Slash惩罚是指以太坊2.0从节点中质押的 32 枚 ETH 中收取罚款,Slash罚款的任何金额都无法替换,如果节点由于Slash惩罚累积导致质押ETH代币降至16枚以下,该节点就会自动从以太坊2.0网络中退出。

上线以太坊2.0验证人“亏钱”了?

到目前为止,最大一笔Slash惩罚为0.23 ETH,约占到32 ETH抵押量的0.7%。不过,这只是一个人(也是第一个遭到Slash罚款的人),实际上对于大多数遭到Slash惩罚的人来说,罚款金额大多在0.0136 ETH或以下。

另一方面,在以太坊上“赚钱”的人要远多于“亏钱”的人,目前在32 ETH抵押量的验证人中,最大一笔“盈利”达到0.0806 ETH,但大多数盈利金额基本上在0.02 ETH或以下。

真正的问题是,由于以太坊2.0上线仅仅过了一天,就有那么多人遭到Slash罚款,似乎表明有些人可能没有意识到代币抵押所带来的竞争性。截至12月2日,以太坊2.0区块链上已经产生了21个分叉区块,其中一个区块在第五个epoch时就分叉了。

上线以太坊2.0验证人需要提供“证据”,但错误的“证据”会严重削弱网络,而且无法区分故意的不当行为和意外的错误凭单(mistaken vouching)。举个例子,根据以太坊2.0研究人员贾斯汀·德雷克(Justin Drake)透露,如果以太坊区块链发现一个区块错误(block equivocation),验证人就会被Slash罚款,也就是说,只要验证人给出“不同假设”就会被罚。那么,验证人可以规避这个问题吗?贾斯汀·德雷克认为,之所以出现这个问题,有可能是因为验证人运行了大量“花哨”的验证冗余且试图绕过Slash罚款保护。

贾斯汀·德雷克解释说:“目前最大一笔Slash罚款只有0.23 ETH,这是因为Slash罚款其实很宽容,以太坊2.0可能只是希望孤立那些不当行为而已。”

实际上,以太坊社区似乎也找到了一些解决方案,比如提供抵押资产流动性的去中心化协议 StaFi Protocol就推出以太坊 2.0质押流动困境解决方案,即rETH代币,他们允许用户通过StaFi部署在以太坊上的质押合约参与以太坊2.0质押,不仅质押金额不受32 ETH的约束(用户质押的数量最小可以是 0.01ETH,最大则没有上限),而且操作非常简单,甚至无需运行节点客户端、投入运维成本,更不用担心遭到Slash惩罚等风险。

虽然绝大多数人都在赚钱,但是当你看到以太坊2.0上线第一天就有600多个验证人遭到Slash罚款,听起来也会觉得有点“吓人”。当然,相比于目前以太坊2.0网络上运行的21,000个验证人,600仍然只是一个很小的数字。

转载声明:本文 由CoinON抓取收录,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CoinON资讯立场,CoinON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若以此作为投资依据,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风险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

上线第一天600多验证人遭Slash罚款,以太坊2.0还好吗?

星期四 2020-12-03 20:28:31

上线

作者:Jordan

虽然绝大多数人都在赚钱,但是当你看到以太坊2.0上线第一天就有600多个验证人遭到Slash罚款,听起来也会觉得有点“吓人”。

到目前为止,以太坊2.0运行的非常顺利,参与率达到了约97%,远高于任何测试网。另一方面,以太坊2.0网络在约束验证人不当行为方面也做得不错,尤其是防止他们做出任何越过代码要求的违规行为。

实际上,截至12月2日,也就是全新权益证明以太坊2.0区块链上线的第二天,已有超过600个验证人因为遭到Slash惩罚而导致收益削减。Slash惩罚是指以太坊2.0从节点中质押的 32 枚 ETH 中收取罚款,Slash罚款的任何金额都无法替换,如果节点由于Slash惩罚累积导致质押ETH代币降至16枚以下,该节点就会自动从以太坊2.0网络中退出。

上线以太坊2.0验证人“亏钱”了?

到目前为止,最大一笔Slash惩罚为0.23 ETH,约占到32 ETH抵押量的0.7%。不过,这只是一个人(也是第一个遭到Slash罚款的人),实际上对于大多数遭到Slash惩罚的人来说,罚款金额大多在0.0136 ETH或以下。

另一方面,在以太坊上“赚钱”的人要远多于“亏钱”的人,目前在32 ETH抵押量的验证人中,最大一笔“盈利”达到0.0806 ETH,但大多数盈利金额基本上在0.02 ETH或以下。

真正的问题是,由于以太坊2.0上线仅仅过了一天,就有那么多人遭到Slash罚款,似乎表明有些人可能没有意识到代币抵押所带来的竞争性。截至12月2日,以太坊2.0区块链上已经产生了21个分叉区块,其中一个区块在第五个epoch时就分叉了。

上线以太坊2.0验证人需要提供“证据”,但错误的“证据”会严重削弱网络,而且无法区分故意的不当行为和意外的错误凭单(mistaken vouching)。举个例子,根据以太坊2.0研究人员贾斯汀·德雷克(Justin Drake)透露,如果以太坊区块链发现一个区块错误(block equivocation),验证人就会被Slash罚款,也就是说,只要验证人给出“不同假设”就会被罚。那么,验证人可以规避这个问题吗?贾斯汀·德雷克认为,之所以出现这个问题,有可能是因为验证人运行了大量“花哨”的验证冗余且试图绕过Slash罚款保护。

贾斯汀·德雷克解释说:“目前最大一笔Slash罚款只有0.23 ETH,这是因为Slash罚款其实很宽容,以太坊2.0可能只是希望孤立那些不当行为而已。”

实际上,以太坊社区似乎也找到了一些解决方案,比如提供抵押资产流动性的去中心化协议 StaFi Protocol就推出以太坊 2.0质押流动困境解决方案,即rETH代币,他们允许用户通过StaFi部署在以太坊上的质押合约参与以太坊2.0质押,不仅质押金额不受32 ETH的约束(用户质押的数量最小可以是 0.01ETH,最大则没有上限),而且操作非常简单,甚至无需运行节点客户端、投入运维成本,更不用担心遭到Slash惩罚等风险。

虽然绝大多数人都在赚钱,但是当你看到以太坊2.0上线第一天就有600多个验证人遭到Slash罚款,听起来也会觉得有点“吓人”。当然,相比于目前以太坊2.0网络上运行的21,000个验证人,600仍然只是一个很小的数字。